與其搜索書單不如看看王小波、余華都看些什麽書

发布于 分类 资讯快车标签

毫無例外,一位大作家首先是一個好讀者。在創作之前,他需要了解別人都寫過些什麽,如何寫的。這樣做,除了避免重複別人所做過的,更重要的是,他還需要向他們學習,學習高超的寫作技藝。這在小說家身上體現的格外明顯。

國內很多小說家常提起那些影響了他們創作的重要作家及作品,他們常是帶著去向那些人獻上。

如果沒有廣泛的閱讀和辨別優劣的眼光,一個投身文字創作的人恐怕很難寫出深入的作品。因此,我們不如溯遊從之,跟著作家們往上逆推,看看有哪些作品與他們的生命發生過關系,看看這些作品又將和我們的生命發生怎樣的關系。

“自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今,世界上的確沒有一本書像《百年孤獨》那樣産生廣泛而持久的影響。感謝這個天才的頭腦,他發明了一種獨特的小說,也發明了讓自己的方式。”

《百年孤獨》是哥倫比亞作家馬爾克斯的代表作,也是魔幻現實主義的經典之作。它的問世曾引起了拉丁美洲的“一場文學地震。”《紐約時報》稱其是“繼《創世紀》之後,首部值得全人類閱讀的文學巨著”。

這部被譽爲“再現拉丁美洲曆史社會圖景的鴻篇巨制”,是通過一個叫布恩迪亞家族的七代人的傳奇故事展開的。他們每一個人的經曆都帶著荒誕離奇的色彩,簡直就像從和民間故事中走出的人物一樣,那麽超絕。但他們又時刻受到孤獨和死亡的,被現實中的戰爭、和殖民入侵困擾著,因而終究逃脫不了曆史的宿命,歸于塵埃。

猶如書中不斷循環出現的名字,孤獨也是一代代循環反複的。它表現的形態雖不一樣,卻每每直逼靈魂。

回憶是一條沒有的,一切已往的春天是無法複原的,那最狂亂而又堅韌的愛情歸根結底也不過是一種瞬息即逝的現實。

在《法國中尉的女人》這部20世紀英國新維多利亞小說開山之作和英美文學中的經典之作中,約翰·福爾斯用其文字再現了維多利亞時期的民情和風俗,讓人重回曆史現場,體會薩拉和查爾斯那不可思議的愛情。

在一個女人被的時代,出生卑賤的薩拉,離群索居,抑郁成瘾,每天唯一的自在就是獨自眺望大海。這樣的形象,與當時落後保守的時代格格不入,所以一出場便深深地烙印在追求和理想的查爾斯心上,成爲他夢想的一部分。

“《山伯爵》真的是一部巨作,裏面有很多我們閱讀其他小說所沒有的感受,他全部給了我們。……到現在爲止,我依然推薦這位偉大的作家,真的非常非常了不起。”

這是一個複仇故事。講述法老號的大副鄧蒂斯,受老船長委托幫拿破侖給巴黎的拿皮侖黨帶信,卻被,後在獄中結識了法利亞神父,並得知巨額財寶的秘密,越獄後找到財寶搖身一變成了的山伯爵的故事。故事情節跌宕起伏、迂回曲折,帶有濃郁的浪漫主義色彩,糅合了傳奇與俠義等元素,有極強的藝術魅力。

它雖不是武俠,卻像武俠一樣給人閱讀的快感,還帶著言情的浪漫,就像童年的油畫,濃墨重彩且賞心悅目。

“一部小說,得人徹夜無眠,這就是好小說!……感謝《洛麗塔》,除了美麗我的人生之外,它還激活了我的許多思想。”

《洛麗塔》是一部極具爭議的小說,但這絲毫不影響它界文學史上的地位,它是現代文學的經典之作,也爲美國後現代主義文學的發展開辟了一條道。

小說以回憶的形式和第一人稱的手法,追憶了主人公亨伯特非正常的戀愛,細膩而敏銳地展露了他內心深處最隱秘的東西。從表面上看,亨伯特對少女洛麗塔的追求和迷戀在和心理上是的,但從深處說,這是亨伯特逃避現實追求“純真”的方式。

“塞林格是我最的作家。我把能覓到的他的所有作品都讀了。我無釋我對他的這一份鍾愛,也許是那種青春啓迪和舒暢的語感深深地感染了我。我因此把《麥田裏的守望者》作爲一種文學精品的模式,它直接滲入我的心靈和。”

《麥田裏的守望者》雖只有十幾萬字,但卻界範圍內産生過巨大影響,成爲美國當代文學中的“現代經典小說”之一,受村上春樹、比爾·蓋茨等人青睐。

小說以十六歲的主人公霍爾頓的視角,講述他被學校後,在紐約遊蕩三天的所見所聞和心理感受。塞林格借鑒了意識流的天馬行空的寫作方式,深刻探討了霍爾頓的內心世界,將他的、焦慮和,以及迷茫和混亂的人生觀展露無遺,讓他成爲“反英雄”式的人物,遊走在和青少年之間,沒有歸屬,只願做麥田裏的守望者。

你也許和他一樣,不喜歡世界,覺得在他們面前,自己永遠像個陌生人,不懂他們的語言,他們也不懂你的沈默。

我整天就幹這樣的事。我只想當個麥田裏的守望者。我知道這有點異想天開,可我真正喜歡幹的就是這個。

“影響我的作品的,一部是《局外人》,另一部是《茶花女》。……讀了加缪的小說,就一直在想哪天要向加缪致敬一下。……聽到一些評價,說《下面,我該幹些什麽》是‘山寨《局外人》’‘山寨存在主義’,我覺得都還是蠻合理的。”

《局外人》是存在主義文學的代表作品,它實踐了加缪關于荒誕的理論,剛一出版,便了法國文壇,讓加缪名聲大噪,從此奠定了他界文學史上的地位。

從主人公默爾索參加母親的葬禮開始,到偶然成爲犯,再被判處死刑,整個過程中他都,冷漠而的存在著。在他這看似荒誕的行爲背後,實際上表現的是人和世界的分離,世界對人來說是荒誕、毫無意義的,而人對荒誕的世界也是爲力的。人成了現實世界的局外人。

“……不僅在于它表現的曆史和思想對中國人有一定的性,而且作者那種輕巧的‘片斷體’,夾敘夾議的手法,拓展了文學技巧的空間。”

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》是米蘭·昆德拉最負盛名的作品,也被《紐約時報》評爲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經典之作。該小說既交織著與哲思,也混雜著愛情與,用紛繁複雜的意象進行著隱喻式的哲學思考。

徘徊在特麗莎與薩麗娜之間的托馬斯,一直思考著靈魂與的關系,他相信靈魂與是可以分開的,所以在感情上他忠于特麗莎,在上卻了她。這種分離,也表現在輕與重、情與欲上。這也是該小說的獨特之處,以愛情的方式思考著人生的,也參透著事件。

但在曆代的愛情詩中,女人渴望承受一個男性身體的重量。于是,最沈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。負擔越重,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,它就越真切實在。

“福樓拜的小說很高貴,對,高貴。……我就覺得小說就該是《包法利夫人》這種樣子,小說就該這麽寫。無論什麽主義,無論什麽,小說這樣寫都是好的。”

福樓拜的《包法利夫人》被認爲是“新藝術的”,一部“最完美的小說”,在“文壇産生了性的後果”。波德萊爾、左拉等多對其給予了極高的評價。

向往上流社會浪漫、奢華生活的愛瑪,是的幻想家,有著一流的幻想,卻過著庸俗得不能再庸俗的生活。她渴望浪漫,想要跳出現實生活的藩籬,便冒著風險浪漫一回,最終因債台高築而無力搭上了性命。

福樓拜說過“愛瑪,就是我”。他似乎是在說,每個人都有自己鍾愛的東西,對愛瑪而言,是她的幻想,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或利益。而有時候我們所鍾愛的,可能會讓我們沒有回頭。

她的生活好像天窗朝北的頂樓一樣冷。煩惱如同不出聲的蜘蛛,在暗處結網,結滿了她心裏的每個角落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://www.gnsr.com.cn